登录 | 注册
  • 不爱做官爱科研 南极陨石库负责人不一般

    467 0 新闻动态  |  2016-11-24 08:58

2009年在南极考察时,缪秉魁发现的一块大陨石。

2002年,缪秉魁在南极考察野外途中休息,面前就是一条冰缝。这里的工作危机四伏。

在办公室隔成的小会议室里,缪秉魁(中)与学生讨论交流。


缪秉魁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他曾三次赴南极科考,采集到大量陨石;为了安心做科研,他辞去了桂林理工大学地球科学学院副院长的职务;比起在讲台上大课,他更喜欢组织学生进行研究型学习。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南极陨石收集突出贡献奖、第八届广西青年科技奖……这些荣誉,见证着他的精彩人生

    1

    个性教学

    让学生进行研究型学习

    11月17日下午2时30分,记者来到缪秉魁办公室时,他正与几名学生在一间小会议室交流着。一名学生通过PPT,向大家介绍自己的“研究成果”,缪秉魁不时提问并给出建议。

    “撒哈拉沙漠新发现了一块月球陨石,我拿到了一些数据,让学生做研究。”缪秉魁的教学很个性化,比起在讲台上大课,他更喜欢这种小范围的讨论。他把该模式称为研究型学习。“学再多的知识,不会运用,那是死读书。”缪秉魁希望教会学生研究的方法,用有限的知识,去解决无限的问题。

    不久前,缪秉魁搬进了他亲自设计的新办公室。一个大的办公室里,用透明玻璃隔成3间:中间是一个小会议室,旁边一间是缪秉魁自己的办公室,另一间是他所带博士和博士后的办公室,“学生能看到我的工作状态,有问题大家可以在会议室讨论”。

    缪秉魁的办公室里,有一个很大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与地球、天体和陨石相关的工具书。只有一层例外,摆放着党员读本和党风建设相关的书籍,并放在显眼的位置。

    除了给本科生上课,缪秉魁还带了9名硕士研究生、3名博士研究生和1名博士后。“工作严谨”、“认真负责”是学生们对他的一致评价。张川统师从缪秉魁,从硕士研究生读到了博士研究生。张川统说,他每次交上去的小论文,被导师前前后后修改不下10遍。“最初改得多了,会有些不理解,觉得过得去就行了”,但跟着缪老师做研究长了,张川统很庆幸自己养成了严谨的学习态度。

    2

    不愿当官

    更喜欢做课题研究

    2015年,缪秉魁主动辞去桂林理工大学地球科学学院副院长职务,同学、同事都很不理解,“这么好的平台,为什么不要?”

    “我只是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在遵循大众价值观,走了一段“学而优则仕”的路之后,缪秉魁开始反思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一次,缪秉魁与外地某院士聊天,院士问他当副院长后,行政和科研时间分配的比例,他说“行政上的时间是100%”,院士以为他在开玩笑,但那确实是他工作的真实写照。

    行政工作琐碎而繁杂,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每天还有大大小小的会。缪秉魁8小时工作时间内,无法分心出来做科研,只能利用晚上和周末及节假日,研究自己感兴趣的课题,每天都要忙到凌晨两三时。

    反复衡量过后,缪秉魁觉得自己更喜欢做课题研究。如今,缪秉魁是该校天体化学与行星科学院士工作站负责人,今年11月12日,该校陨石与行星物质研究中心挂牌,他担任主任一职。每天还是有忙不完的事,但他乐在其中,“做自己喜欢的事,会更有成就感”。

    3

    慧眼识“石”

    三赴南极采集大量陨石

    提起缪秉魁,自然不得不提他三次参加南极科考的特别经历。2002年,缪秉魁参加中国第19次南极科考队格罗夫山考察,一人采集到797块陨石;2009年,作为中国代表,参加美国第26次南极科考,其中他发现了两块月球陨石,但按国际惯例陨石属于美国;2013年,他参加中国第30次南极科考,作为队长与队友采集到了583块陨石。

    中国南极科考队曾7次在南极格罗夫山开展陨石收集考察。1998年找到4块,1999年找到28块,2002年缪秉魁首次参加南极科考,一人就找到797块陨石。很多人都羡慕缪秉魁,认为他“运气好”,但他自己却不这么看,“成功的背后要付出很多艰辛”。

    实际上,在2002年的中国南极科考中,前15天8名科考队员只找到45块陨石。“为什么日本去南极科考,能找到4000多块陨石?”在南极的日子,缪秉魁反复思考。为了寻找陨石富集区,他一个人走得太远,曾不小心掉进了一条约60厘米宽的冰缝,所幸用双肘撑在了冰缝两端,才靠着冰镐一点点爬上来。

    从冰缝中逃生后,缪秉魁开始反思,一味蛮干可不行。会不会有很多陨石,因为大自然风化让它们改变了形态,表象不明显?碰巧,他发现其中一类石头,与当地常见石头有差别,用放大镜观察,物质内部结构与陨石很像。“这会不会就是大家朝思暮想的陨石?”缪秉魁向同行的队友提出了心中的设想。

    “你是想陨石想疯了!”队友们半开玩笑地取笑他。那时,科考人员对陨石的认识,还局限在经典的陨石外形特征:通常外表有一层玻璃质的黑色熔壳,表面有较强的光泽。而缪秉魁说的这类石头,在格罗夫山随处可见,外面并没有熔壳。有队友戏称如果这是陨石,“可以一车车拉回来”。

    如果不是陨石,这是什么石头呢?爱较真的缪秉魁坚持要弄个明白。他去野外找了10多颗鸽子蛋大小的这类石头,仔细对比。从有着完整熔壳的陨石,到半脱落熔壳的石头,再到熔壳完全脱落的石头。一周后,缪秉魁认定这就是陨石。他在考察队里做了一个报告,说服了每一位队员。不到一周时间,队员们就捡了1000多块陨石。

    今年,缪秉魁拿到了“十三五”南极基地规划专项项目,又开始计划着新的南极之行。



 

精彩评论

尚无评论!
  • 1
共 0 条记录
回复
版权所有 © 2007-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 www.pric.org.cn    |    极地标本资源共享平台 birds.chinare.org.cn
地址:上海浦东金桥路451号    |    联系电话:021-58717576    |    邮政编码:200136    |    邮箱:connect@pric.org.cn
技术支持:上海橙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050219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