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南极罗斯海恩克斯堡岛生物调查纪实

    159 0 新闻动态  |  2019-05-05 13:19

南极罗斯海恩克斯堡岛生物调查纪实

作者:记者  王自堃  来源:中国海洋报   发布时间:2019-04-26 10:06:5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从数量上说,我国南极第5个考察站所在地——恩克斯堡岛上的企鹅似乎并非“望族”。据科学家估算,全世界的阿德利企鹅大约有350万对,南极罗斯海地区有100多万对,阿代尔角位于罗斯海和南大洋分界线上,上面生活着20万对阿德利企鹅。而恩克斯堡岛上的阿德利企鹅只有2万多对,算不上是企鹅“重镇”。

  北京师范大学研究团队自2016年~2019年随中国南极考察队3次登上恩岛,开展生物多样性调查,却发现这里的企鹅繁殖地“很不一般”。因为它至少已经存在了7000年,堪称历史最悠久的企鹅“王朝”,这在南极并不多见。

  企鹅的避难所

  据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张雁云介绍,4万年前,南极罗斯海地区就有企鹅生存。但随着地球第四纪冰期的到来,罗斯海被海冰覆盖,大部分企鹅都离开了曾经的家园。

岛上的企鹅繁殖地

  张雁云介绍,各国研究人员挖掘出了埋藏在恩岛海景湾和南湾的阿德利企鹅骨骼,用碳14测定出了它的“年龄”,发现其至少已经连续存在了7000多年。这说明当第四纪冰期“封锁”罗斯海时,恩岛成为了企鹅们的一处避难所。

  每年12月~1月是南极短暂的夏季,也是阿德利企鹅繁殖的季节。张雁云第一次登上恩岛考察时,和自然资源部第三海洋所助理研究员妙星一起用相机拍摄并拼合成了企鹅繁殖地的全景图。“拍出来一看黑压压一片。”张雁云这下犯了难,怎样才能知道岛上一共有多少只企鹅呢?他们把拼合的图放大,通过擦除一个个“黑点”来计数企鹅。

  企鹅在繁殖后期,幼鸟会聚集形成群落,俨然一个个幼儿园;周围有一些成鸟看护着小企鹅,仿佛许多小家庭凑成的大家族。张雁云先数出一群企鹅中有多少成鸟、多少幼鸟,得到一个比例,最后算出当时恩岛繁殖地上大约生活着1万8千只幼鸟。

  今年的调查中,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夏灿玮还给10只阿德利企鹅幼鸟佩戴了心率监测仪,并成功回收了6只个体佩戴的仪器。心率数据将用于探究极昼环境下动物生理状况的日节律,比如企鹅睡与醒的周期性循环,以及血压、排尿、荷尔蒙分泌等生理方面的节律变化等。

  “目前看来,企鹅没有固定的睡眠时间,它们累了就睡,睡好了就出去觅食。”张雁云说。

  企鹅去哪儿了?

  “标记的企鹅现在有2只在罗斯海东口,1只在西口。”夏灿玮告诉记者,他今年1月7日随中国第35次南极考察队登上恩岛,在企鹅繁殖地展开了两周调查,为12只阿德利企鹅成鸟佩戴了GPS追踪器,现在有3台追踪器仍有信号。

岛上的贼鸥

  张雁云介绍,每当南极极夜来临,完成繁殖的阿德利企鹅就沿着海冰向北移动,与此同时,帝企鹅开始沿着冰封的海面向南进发,在冰面上完成一年一度的繁殖。但是它们究竟沿着怎样一条路线移动,还没有人确切知道。

  夏灿玮将追踪器安装在企鹅背部,像是给它们背上了“小书包”。这些追踪器的重量小于120克,不到阿德利企鹅体重的3%,不会影响它们正常活动。有了这些“小书包”,研究人员就能在万里之外接收到定位信号,破解企鹅的迁徙路线之谜。

  探究贼鸥减少之谜

  张雁云在翻阅恩岛相关文献时发现了一个亮点。根据外国科学家1986年的调查数据,在恩岛上共生活着60对南极贼鸥,而全世界南极贼鸥约有6000对,因此恩岛的贼鸥种群数量占到了全球数量的百分之一。

  鸟类学研究一般把全球某种鸟类数量的百分之一作为衡量一块栖息地重要与否的标志。恩岛上生活着全球百分之一的南极贼鸥,足以说明该岛在自然资源与生态保护方面的重要性。

  2017年,张雁云在岛上数出了27对南极贼鸥,相比30年前已经减少了一半还多。相关研究资料显示,恩岛附近岛屿每对贼鸥的繁殖成活率平均每年只有0.2个。“也就是说每对贼鸥每5年才能繁殖成活一只幼鸟。”张雁云告诉记者,南极贼鸥在恩岛一次能下两个蛋,且两个蛋都能孵出幼鸟,但不知为何遭遇了低成活率。

  难道是贼鸥没有充足的食物哺育幼鸟吗?今年夏灿玮调查恩岛南部和东部的南极贼鸥繁殖情况时,发现了23对繁殖的贼鸥,其中21对距离阿德利企鹅分布区较近(直线距离小于500米),2对距离阿德利企鹅分布区较远(直线距离大于1000米)。对于以企鹅卵或企鹅雏鸟为食的南极贼鸥来说,企鹅繁殖地就是一个大食堂。它们聪明地将育儿房选在了企鹅繁殖地附近,可以保证贼鸥宝宝一出生就不愁吃喝。

  那么是岛上的气候太严酷吗?张雁云曾经和中国科技大学的高月嵩扛着一个简易气象站徒步行进,把它安到了企鹅繁殖地及上方坡地,测得当上方风速达到每秒18米时,下边海湾里的风速仅为每秒10米。可以认定,恩岛繁殖地是一个气候既不严酷、食物也够丰富的“风水宝地”。贼鸥的低成活率因此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然而,也正是这些有趣的科学问题,吸引着极地考察队员一次又一次登陆罗斯海新站,去探索这座极地“生命剧场”的奥秘。


 

精彩评论

尚无评论!
  • 1
共 0 条记录
回复
版权所有 © 2007-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 www.pric.org.cn    |    极地标本资源共享平台 birds.chinare.org.cn
地址:上海浦东金桥路451号    |    联系电话:021-58717576    |    邮政编码:200136    |    邮箱:connect@pric.org.cn
技术支持:上海橙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05021913号